在集中式诉讼中, 专利异议非常有用, 第三人
可以籍此请求欧洲专利局 (E P O) 撤销其已经授权的
任何无效专利. 第三人提出异议的理由包括:缺乏
可专利性, 缺乏新颖性, 缺乏创造性, 缺乏产业适
用性, 擅自增加主题, 披露不够充分. 另一方面,
对于已授权专利, 第三人不得以其权利要求书不够
清楚而提出异议. 事实上, 根据《欧洲专利公约》
第8 4 条, 权利要求书请求保护的主题应当范围确
定, 内容清楚, 行文简洁, 并得到说明书的支持.
不过, 在《欧洲专利公约》的相关条款中, 该条款
所列要求并非提起异议的法定理由.
第三人普遍关注的问题是:对于一项已经授予
的专利, 即使其权利要求书不够清楚, 第三人也不
能通过异议程序对其提出质疑. 事实上, 第三人常
常发现, 他们的竞争对手在取得专利时, 其权利要
求书并非足够清楚, 缺乏足够的确定性, 第三人不
能据此理解该专利的确切保护范围, 因而未经专利
权人许可而实施了该专利.
扩大上诉委员会 (E B A) 是欧洲专利局专利审查
的最高审级机构. 如今, 它做出一个非常重要的决
定, 规定:在专利异议程序中, 对权利要求书进行
修改的, 必须对其内容清楚的精确程度进行评估.
首先, 扩大上诉委员会的决定确认:权利要求
书表述不清楚并非异议提起的理由;因此, 对于业
已授权但未经修改的独立权利要求书或从属权利要
求书, 不得提出异议.
此外, 扩大上诉委员会曾经表示, 即使在异议
程序期间对权利要求书进行修改, 也不意味着需要
就整个专利或所有权利要求书 (包括未经修改的权
利要求书) 的清楚性进行审查. 相反, 只需要就实
际修改部分进行清楚性审查.
最后, 即使在后一点上, 上诉扩大委员会仍然
就其决定对于《欧洲专利公约》相关条款解释的影
响进行了严格限制. 事实上, 上诉扩大委员会在其
决定的批注中规定:
“ 在考虑…… 一项经过修改的专利是否满足
《欧洲专利公约》的规定时, 可以对专利的权利要
求书进行审查, 审查其是否符合《公约》第8 4 条
的相关规定;只有在这种情形下, 并且必须在这个
程度上, 对于权利要求书的修改才能被认为不符合
《公约》第84条的规定. ”
上诉扩大委员会认为, 对于权利要求书进行修
改的典型情形是:在异议程序期间, 对于权利要求
书进行修改的, 不能轻易对其清楚性进行审查. 扩
大委员会列举若干修改例子表明:删除独立权利要
求X、重新撰写从属权利要求Y, 都可以构成对权利
要求书的修改;在独立权利要求Z包括前述被删独立
权利要求X和从属权利要求Y全部技术特征时的情形
下, 是否构成修改取决于对独立权利要求X的删除.
无疑, 上诉扩大委员会的决定将对所有技术领
域中的未决异议程序和未来异议程序产生影响. 事
实上, 在异议程序中, 专利权人并无义务对一项已
经授权的独立权利要求书进行修改, 以使之涵盖从
属权利要求的全部技术特征. 相反, 在通常情况
下, 对于权利要求书的修改仅以从属权利要求书
或说明书中提及的一个技术特征为基础. 显然,
在扩大上诉委员会的这一决定公布之后, 第三人如
何成功地就已授权专利提出异议, 将成为人们关注
的焦点.


pdf download PD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