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所知, 经修改的2000年欧洲专利公约 (European Patent Convention, EPC) 在第153 (1)
条新规定了代理人-当事人的特权, 该条规定:“向职业代理人咨询意见的, … 该职业代理
人及其当事人之间的一切往来信函可以在欧专局程序中始终不予公开… 。 ”此特权对于欧
洲专利代理人显然十分重要, 但其实际范围现仍不确定, 而且各成员国的法律尚未就此问题
作出明确规定。

因此, 注意一下欧洲法院2010年9月14日对 Akzo Nobel Chemicals Ltd. & Akcros
Chemicals LTD. v. European Commission一案作出的判决十分重要, 该判决认定, 法律专业
人士特权不涉及与本企业法律顾问的往来信函。

此案源自欧洲委员会对反竞争做法进行的一项调查, 审理的重点是一个公司经理与一位在荷
兰注册, 当时受聘于该公司的一位律师之间的往来电子邮件, 调查小组并未按照特权规定处
理这些电子邮件。

该代理人-当事人特权是在1982年欧洲法院作出的一项判决中确定下来的, 该判决认定对当
事人与其法律代理人之间的往来信函保密的条件是, 往来信函必须与“当事人的辩护权”相
关, 而且必须是与独立律师之间的往来信件”

Akzo公司和Akcros公司认为律师的独立地位源自其执业义务, 因此, 公司法律顾问具有与
外聘律师一样的独立性。

欧洲法院没有接受这种观点, 表示, “独立性规定意味着, 律师和当事人之间不存在雇佣关
系。 ”法院的分析是, “公司法律顾问不享有与外聘律师相同的独立其雇主的程度。 ”由于“雇
员身份不允许他置其雇主的经商战略于不顾”, 这从而会对其独立执业产生影响。 此外, 法
院还认为公司法律顾问可能受托承担影响雇主经营决策的工作 (在本案中, 公司的法律顾问
就曾是竞争法协调员) , 从而强化了律师及其雇主之间的紧密关系”。

判决虽然涉及到欧盟的竞争法, 但重申公司法律顾问不具有独立性, 以及其往来信函在欧盟
不受特权保护。 该原则将以何种方式影响其它地区和司法管辖区尚有待观察。 或许会对上述
欧洲专利公约第153 (1) 条规定的解释产生影响。 由于该条所规定的特权是否适用于企业
专利部雇用的代表尚不清楚, 我们还不能排除欧洲法院的这一判决有可能会导致对该特权作
出限制性规定。

pdf download PDF »